全国60名公安民警35名辅警牺牲在抗疫和维稳一线
来源:全国60名公安民警35名辅警牺牲在抗疫和维稳一线发稿时间:2020-04-03 22:36:25


两位作者毫不留情地指出:这就是联邦制的阴暗面,它鼓励对流行病采取敷衍应对。美国的做法与韩国形成了鲜明对比,韩国通过迅速实施中央集权的国家战略,防止了社区间的广泛传播。而美国由于缺乏强有力的联邦领导来指导统一的应对措施,“很快就实现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的预测,即它将成为COVID-19疫情的新震中。”

美业内人士:对华为的限制将损害美国自身利益

美国贸易律师道格·雅各布森认为,新的限制措施对美国公司造成的负面影响比对华为更大,因为华为将发展自己的供应链。

“今天,我们发现处于相反的情况:联邦政府做得太少。”作者们在文中指出,或许是由于联邦政府官员对这一威胁的严重性在早期发表了误导性的声明,公众意见也一直在权衡利弊,不愿采取会给家庭和企业带来困难的措施。股市暴跌带来了进一步的压力,要求投资者保持冷静,避免对企业造成不利影响。

其次,如果一个国家以政府的力量来扼杀另一个国家的一个企业,显然也给了该企业所在国政府以反制的理由,强词夺理最终害人害己。

那么,美国政府还能做些什么来促进统一的应对措施?作者们认为,“很明显,美国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发布白宫和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因为自愿遵守是行不通的。联邦政府接管所有公共卫生命令将与美国的联邦体制不协调,但还有其他选择。”

据此前韩联社报道,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3日表示,4日上午将开会讨论是否延长社交距离严守期并在会后发布结果。韩国政府此前将3月22日至本月5日指定为社交距离严守期,以有效阻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扩散态势。

韩国中央应急处置本部宣传管理组长孙映莱3日在记者会上表示,政府正同有关专家就恢复经济活动和日常生活后,仅要求特定人群遵守防疫守则能否有效控制疫情等问题进行讨论,将根据讨论结果决定是否进入生活防疫。

其实,早在3月初,由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赞助的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的一份报告就表明,

韩国政府原计划从4月6日起转入经济生活和防疫并行的“生活防疫”阶段,但近来多次暗示可能延长严守期。韩国国务总理丁世均表示,深知群众和社会所面临的压力,所以不会无限期地推迟重返日常生活的时间。但在全球疫情持续蔓延,境外输入和集体感染病例不断增加的情况下,唯恐过早放宽社交距离会导致疫情反弹。